何乐人教授个人网站
何乐人教授的门诊时间
 
上午       
下午      
夜间       

何乐人教授的个人网站统计
  • 总 访 问:  6095  次
  • 总 文 章:  2  篇
  • 总 患 者:  0  位
  • 患者投票:  2  票
  • 感 谢 信:  0  封
  • 心意礼物:  0  个
  • 感恩花篮:  0  个
  • 开通时间:  2013-3-11 15:42:10

何乐人教授收到的花篮

何乐人教授收到的礼物
科室:耳整形再造一中心
感谢信:0封    心意礼物:0个   感恩花篮:0个

何乐人教授简介

    

  何乐人,女,整形外科学博士,北一病区主任医师。

 
  学习经历:
  1985年9月-1990年7月    南京铁道医学院(东南大学医学院),获学士学位

 

北京青年报 我想要个耳朵

    

我想要个耳朵


来源:2015年02月27日 北京青年报


作者: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 何乐人

 

 

 


  为什么我们国家把3月3日定为爱耳日呢?两只耳朵摆在头的两边还真像一正一反两个“3”字呢!当然这只是巧合,但谁又能说这个巧合不是人心所想呢!
  健全的人恐怕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生来就没有耳朵。对于这一点,六岁的小彬很生气,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两只耳朵,甚至连自己的亲妹妹小杉也有,唯独自己没有!“妈妈,我也想要耳朵!”年轻的妈妈说到这里时,眼睛不由得红了。


  为什么小彬会没有耳朵?
  关于这个问题,尽管有很多专家都在研究,但病因还真的不清楚。据我们统计,绝大部分病例呈散发性(家族中没有类似患者),主要是环境的问题。由于就诊时多数 患者的父母不能对妊娠期间的事件做出详细和准确的回顾,因此关于环境因素的研究难度较大,还有待于进一步证实,目前可以确定的主要有下列因素:
  ①感染:孕初期有感染史,如感冒、呼吸及消化系统的疾病。
  ②药物:先兆流产行药物保胎治疗,服用抗感冒或抗菌素类的药物,服用维甲酸类的药物。
  ③污染:孕期长期接触具有毒性的化学腐蚀剂,或射线辐射,其中有长期从事皮毛制品和长期接触电脑而未加注意。
  但是也有少数患者的家族中有类似疾病,国外报道了先天性小耳畸形最多在5代都有发生的病例,而在我们医院就诊的患者中也有最多4代发病的。因此,先天性小耳畸形存在一定的遗传因素。但是,很遗憾,就目前的研究结果,还无法提供明确的预防措施和准确的出生前诊断,所以在预防方面的指导只能是,如果家族中已有先 天性耳畸形的患者尽量不要与有相同疾病的家族联姻,当然近亲结婚发病的机会会更高,另外在孕期尽量避免受上述三方面环境因素的影响。


  不管是什么原因,对于已经发病的小彬来说,迫切需要的是给他一个耳朵。能吗?
  小彬的爸爸妈妈都是大学生,从小彬一出生,就开始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借助于发达的网络,他们查阅了很多资料,也走了全国很多家医院,小彬的爸爸甚至利用出差的机会拜访了美国做耳再造手术的洋医生。最后还是到我们医院来进行治疗,为什么如此呢?


  让我们先罗列一下可以让病人拥有耳朵的手段吧:
  种植耳
  听起来很美,照片拍出来也很美。但是,看起来却不美。因为,那是假的耳朵。借助三维打印技术,完全可以造出和对侧形状丝毫不差的耳形,通过固定装置装配在完 全对称的位置上,多好多先进啊!但是,请注意:问题不在形状上,而在颜色上。因为人耳的颜色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温度、情绪,甚至是食物的不同,耳朵的 颜色随同面部在不停地变化。试想,如果脸的旁边站着一个完全脱离身体控制的“局外耳”,该是多么怪异!所以,目前,只有不具备做真耳朵的病人才会选择做种 植耳,也就是“义耳”。
  人工支架耳  
  这种方法是用自己的皮肤包裹人工材料制成的支架做成耳朵,这克服了上 述方法的缺点。自己的皮肤当然会与自己的脸面保持一致,而且也有正常的感觉。形状好看,又有正常的感觉,应该很好了吧!但是,人体就是这么挑剔,假的东西 放在体内,一点“不如意”,就会被排出来。我们接受过反复修复的这类病人,甚至有相当比例的病人不得已将耳支架取出来,再用自己的软骨重做。所以,目前这 种方法只适用于那些自己的软骨无法使用的病人。
  自体皮肤自体软骨耳  
  这种方法造出来的是完全属于自己的耳朵。用自己的皮,自己的肉,包裹用自己的软骨制作的支架做成的耳朵。这种耳朵可以等同于又长出来了一个耳朵。只是身上要遗留一条手术疤痕,新长出来的耳朵 周围有衔接的痕迹。目前来说,只要病人自己有条件,这是最佳的选择。不仅能给病人一个逼真的耳朵,还可以让病人获得有了自己的耳朵的良好地心理感受。这种 方法是目前最经典最可靠的方法,细分起来还有几类具体术式,比如起源于美国,流传于世界的Brent 法70年代开始盛行,经日本人改良后的Nagata 法现在也治疗了很多病人。但是这两种方法都存在一个相同的问题,就是做出来的耳朵常常会轮廓不清楚,高度不够,尤其是那些脸偏的病人更难获得良好的效果。 我国整形外科的奠基人、我院的创立人宋儒耀教授,我国整形外科的第一个博士庄洪兴教授等研究出的皮肤扩张法自体肋软骨移植耳廓再造术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 题,目前为止已经让数万例患者拥有了自己的耳朵。这个方法经我们进一步改善,获得了更加优良的效果,现在我们称之为“八大处法”,而且在第一届国际耳再造会议上得到全世界专家的广泛认同。
  组织工程耳  
  这是我院(八大处整形医院)曹谊林院长的科研成果,应该是最终解决问题的方向。
  小彬在我们这里进行了三次手术,加起来有两个月的时间,历时近一年,终于有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耳朵。他可以开开心心地上学了。他的爸爸妈妈也不用面对他的问题无言以对了。 

 

 

 

北京青年报 猜猜我是谁

    

猜猜我是谁

 

2014-09-15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 何乐人

 

  何乐人:女,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八大处整形医院)整形外科学博士,北一病区主任医师。对重睑、隆鼻、鼻整形、面部年轻化等面部整形,对乳房整形,吸脂等形体整形有独到的理解,手术效果深得病人的欢迎。对各种耳畸形,斑痕等整形有丰富的经验。

 

 

 

  这几天,微信热炒“整容改变命运”。
  整容真的能改变命运吗?
  是大胆改变上帝的作品,还是只为上帝查遗补缺?
  暑期美容门诊每每都会门厅若市,挤满了要把自己变成某星的少女和少男们!甚至,也不乏生活事业趋于稳定,年龄属于后青年阶段的准成功人士们。
  倏忽间,中秋就过了。北京秋夜如此华丽,那一轮明月毫不掩饰地展示着自己的皎洁饱满。


  郑玉儿,这个名字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跳进了我的思维。
  她自述是一名翻译,有一个瑞士韩国混 血的英俊丈夫,还有一个中瑞韩三国混血的可爱儿子。第一次找我是去年暑假前,拿出的是蒋雯丽的照片,声称一定要拥有那样的额头。一眼看去,应该说郑玉儿是 时尚的,知性的,虽然不具备摄人心魄的美丽,但是作为职业女性,有着这样的平静温婉应该是很恰当的。在我将眼神固定在玉儿脸上超过5秒钟后,她将眼神躲避 了,低下头说:“我的韩国婆婆要来了,我知道她最喜欢额头饱满的人,我觉得和蒋雯丽有几分相像,所以,希望您能帮助我变成她那样的额头。”
  我再一次将眼光固定在玉儿脸上时,她回望过来的眼神是讲出了心里话后的坦诚和坚定,既然如此,我还是告诉她我真实的想法吧。“你确定为了那个远离你生活的婆婆改变自己的容貌吗?”“我确定,婆婆对我的态度很重要,为她改变,我认为值得!”
  手术就这样定了下来,现在的整形手段满足她的这个要求并不复杂,只需要从她的腹部抽出些脂肪处理后注射到额部就可以了。这是一个便捷得不需要休假的手术。
   暑假快要结束时,玉儿带着她仍然发亮的额头第二次来到了我的诊室。不知道是额部得到满足的原因,还是已经是熟人了,这次玉儿进来时态度显然比第一次高调 了。“何医生,您能把我的鼻子也改动一下吗?我婆婆说我的额头很好看,只是鼻子不够秀气,我仔细看了全智贤的照片,她的鼻子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我看过她整 容前的照片,那鼻子还不如我好看呢!”
  “小郑,你是一个翻译,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业,已经拥有相当清秀的容貌,丈夫和儿子也都足够让你自豪,为什么要再三为了婆婆的眼光改变自己的五官呢?”
  “何医生,我的丈夫对他妈妈百依百顺,如果不能赢得婆婆的肯定,我即使再生一个儿子,也不一定能够维持丈夫的真心。更何况,有条件变漂亮,为什么不呢?”
  说实话,是她后面的那句话打动了我,确实,有条件变漂亮,为什么不呢?毕竟她的家庭关系不是一个医生应考虑的。让求美者变漂亮,获得容貌的满足和心灵的安慰才是我的职业诉求。如此想着,郑玉儿的鼻部综合美容手术如期进行了。
   一个月后,郑玉儿第三次来到了我的诊室,额头和鼻子都已经恢复到看不出手术痕迹的程度。坦率地讲,她的面容确实比手术前轮廓更明朗了,加上大胆的化妆, 走在大街上应该不会被人群淹没。我想她的整形需求应该可以结束了。可是她的到来不只是为了表示感谢,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何医生,我觉得我现在不像蒋雯丽,也不像全智贤,如果你能把我的眼睛做大,再把下颌削窄颏部垫尖,我应该不比范冰冰逊色”
  “你婆婆还没走吗?”
  “这次跟她无关,是我自己想要变得更漂亮!”
  “可是,你有没有考虑到你是一个职业女性,还要照顾家庭,如此反复手术,难道不会影响到你的正事儿吗?”
  听到这样的问题,郑玉儿的眼中充满了不以为然。“何医生,什么是正事儿呢?难道改善自我不是最正的正事儿吗?我现在做翻译,很需要足够让我自信的容貌,范冰冰能够拥有那样的美貌,为什么我不能?您不知道吗,深圳海关一天当中遇到好多个"范冰冰",都是整出来的。我想我还是有底子做到那样的。而且,我也有经济能力!”
  “范冰冰确实很漂亮,可是你为什么不做漂亮的郑玉儿,非要做漂亮的范冰冰呢?更何况,虽然很多人做成了类范冰冰的脸,又有几个人可以号称叱咤演艺圈的"范爷"?”
  “范冰冰的脸是现在最受人欢迎的脸,您就帮我做那几样手术吧!其他的您不用管了,我付得出医药费。”
  “对不起,玉儿,我不能答应你。你现在需要冷静,仔细考虑一下你究竟需要什么?”
  其实,我没有找到恰当的理由反驳她的要求,就像我没有足够的理由继续改变她的容貌一样!只是觉得她的状态很不安定,只是觉得再继续为她手术我会很不安。
   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我就要忘记有过这样一个病人的时候,郑玉儿再一次来到了我的诊室。“何医生,猜猜我是谁?”看着眼前这个有着标准化美貌的女人, 我确实有些辨认不出来了。与第一次见面时相比,玉儿现在绝对配得上艳丽不可方物这个词语。这中间又经历了多少次手术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生活态度的改 变。“我已经离婚了,孩子也送到了瑞士”。“你曾经那样为了你的婆婆改变,现在后悔吗?”“谈不上,要是没有当初对她的迎合,我还过着平淡的译员工作。现 在虽然历经辛苦,也还是没有维护住家庭,但是我也从中领悟了许多道理,无论如何我觉得为美丽付出的这些代价还是值得的。”看着她的坚定,我觉得能给予的只 能是朋友式的微笑,任何态度似乎都不恰当。
  “为美丽付出代价是值得的!”
  多么具有诱惑性的语言!可是什么是美丽呢?是手持医生证明才能通关的“类范冰冰”们的“冰冰脸”?还是选美比赛时让人患“脸盲症”的冠亚季军甚至前30名都无法从脸面上区分的美女们?
  是什么原因驱动着人群涌向整形门诊?是什么原因让郑玉儿舍弃了最看重的家庭?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的社会应该做什么样的思考,我们的整形医生又该怎样应对?是继续推波助澜,还是应该登高回望,认真反思?是大胆改变上帝的作品,还是只为上帝查遗补缺?

 

 

 

版权所有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 北京市石景山区八大处33号 邮编:100144
京ICP备 08007957号 京卫网审字【2001】第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1101070004